为什么有钱人还要工作?

为什么有钱人还要工作?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很多人说,如果自己拥有了一千万,就选择与工作告别,终日躺着。那么这些拥有远超一千万的人,他们为什么工作?他们会呈现怎样的工作状态?

文 |雨秋

编辑|金匝

插画设计|陈聃

来源|每日人物

前段时间,微博有个热搜话题是 #有钱人为什么上班#,几个高赞回答集中在「不上班炫富给谁看」、「为了良好的生活作息」、「看老板不爽就能怼」……这也许是大多数普通上班族对「有钱人」的一种想象和调侃。

「有钱人」这三个字的定义太过广泛,不同人眼中的「有钱」程度,可能相差了好几位数。我们找了几位家里有一定积蓄、能够保证他们即使不工作也衣食无忧的受访者。

很多人说,如果自己拥有了一千万,就选择与工作告别,终日躺着。那么这些拥有远超一千万的人,他们为什么工作?他们会呈现怎样的工作状态?

下面是他们的故事。

我是北京人,满族,往上数几辈和王爷、皇室有一定关系,家里拥有几套四合院,有一些有年代的家具、古董、物件,所有东西是家族共有财产。

在我眼里它是不动产,变成钱的渠道也有,或拆或卖。但是一整个家族,每个人分多少是非常难以计算的,中间一定会因为利益产生纠纷。所以虽然几套四合院很值钱,但是不会有人想去动它,因为算不清楚。

我不清楚家里有多少积蓄,但如果我发生了不可控的情况,家里可以支撑任何意外。

目前的存款是6位数,除工资以外,每月还有6000元的房租收入。

你问我有钱人为什么上班?不上班只能回家躺着,虽然我特别喜欢躺着,我的人生意义就是躺着,但在家躺时间长了,也挺无聊的。

选择一份工作,我最看重的是,第一它需要离家近、事儿少,第二是工作内容我要喜欢,第三才是工资,差不多就可以,对工资我没有很高追求,能满足我每个月过得开心就足够了。

我大学专业是编程,毕业正常路线是当程序员,挣得会比现在多得多,但程序员太累太辛苦。第一家工作单位是我在招聘网站上非常随意地找到的,很偶然地搜到这家公司,离我很近,不到两公里,看起来也能胜任,便投递了。

但做到后面时,已经没有太多能引起我兴趣的点了。朋友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工作内容很吸引我。我看了地址,虽然不近(反人设俱乐部注:通勤时间20分钟),但没有远到不能接受的地步,我便跳槽去了第二家公司。

我不喜欢工作太累。离家远或者事儿多,都会让我觉得累。公司搬家搬到非常远,或者工作量突然增多,都会让我感觉疲惫,可能会因此辞职。我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累的工作,有一个前提是,这个事情一定要非常有意思,会让我内在产生兴奋,那我可以接受累一点。但最重要的是工作内容,如果这部分让我非常不认同,我肯定会辞职。

工作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很peace,我相信和气生财这四个字,你怎么知道有一天不会需要那个和你发生过争执的人的帮助呢?但凡没有特别看不惯的,我都不会发作。虽然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你不能激怒我,就像斗牛一样,如果不用红布去招惹,相安无事,这头牛就是食草动物。尽量克制自己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怼人特别狠,极尽尖酸刻薄,一米乐app_注册下载般人无法承受。

做第一份工作时,有个同事在他当班时让我帮忙做一些事情,做完之后他跟领导说东西是他做的。没有人想抢他功劳,但他刻意去邀功事情就变质了。我把我们对话的聊天截图和做好的内容直接发到工作群里,并@他说,「都帮你做好了,还有别的要做的吗?」

我工作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比较爱花钱。

最大的开销是买专辑,有时会对一些错过的黑胶唱片念念不忘,比如我喜欢的一个女歌手出过一张桃心形状的红胶唱片,当时卖的时候没有买,后来价格翻了很多倍,最后花高价买了回来。

家里有一些绝版的古董黑胶,但我对那些没有什么兴趣,我更喜欢欧美歌手或是国内流行歌手出的唱片,比如田馥甄出的黑胶我会买,但那些其实并不贵。

从初中开始,只要喜欢的流行歌手出专辑我都会买,周杰伦往后的,基本上只要作品还可以我都会买,家里有好几面磁带墙。

平时吃饭人均300~500元,都是正常水平,除非预约某家私厨或者名家,那开销就不好说了。近期最贵的是在一家新开的日料店,一位四千。

如果它值得品尝而且我又喜欢,偶尔一次这种量级的消费我认为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不是经常性的消费,就像女孩子再怎么喜欢奢侈品,也不会每天买一个包。

父母会经常因为钱发生争执,我很小就知道不是所有婚姻都幸福,以后我也不会结婚,完全不相信婚姻这件事。

从小我就特别独立,跟父母的关系只能说是「理性又克制」,他们的事情我不喜欢插手,我的事也不需要他们介入。

小的时候父母做生意失败,出现过家里什么钱都没有的情况,上门追债的我见过,亲戚看笑话的也有,导致我长大后拼命保证自己不会出现非常急用钱或一次性需要很多钱的情况,很害怕有不可控的事情发生。

有多少钱真的不取决于现在,有很可能将来变成无。但如果我百分百会有一笔钱,比如工资,这会让我非常踏实。我觉得一个人拥有多少财富,永远取决于他将能收到多少钱,而不是他已经有了多少钱。

钱这个东西,在我看来有时候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和后果。我很介意别人把我所有的一切,无论好坏,都归结为我家里有钱。

不工作时,在家躺着是一件特别爽的事,让我躺多久我就能躺多久,身体处在一个非常自由的状态,可以玩手机、听歌、看书、看剧,就是一个很休闲的状态。

躺着是现代年轻人的精神玄学,脑内的乌托邦就是躺着这两个字。坐着,听起来一点都不舒适。躺着,这个动作就去工作化,只能做我享受的事情。

我试过从天黑躺到天黑的感觉,非常爽,不需要吃饭,因为没有移动也就没有消耗,整个人进入贤者时刻,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影响我。

但我肯定不是有钱以后就在家躺着的人,应该永远不会选择这个状态。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我对躺着这件事的憧憬,打不赢对未知的恐惧。

我要保证自己是一个可以产出价值的人,如果离开了职场,我都不能确定以现有的能力、水平、技术,第二天会不会有同样的空间给我去工作。

不管有多少钱,都不可以不工作。

在一线城市有厂房4米乐国际_官网000平、住宅2000平,都出租了,房租一年净收入200万+。

我以前拿自家的厂房开过汽修厂,结果挣的钱还不如租出去的收入,相当于赔钱,所以就不继续了。现在我做天使投资人,从租户里选项目,有合适的就投资,再通过自己的资源吸引更多投资。

最近在跟一个电动车项目,上个季度通过我的资源,拉进来一笔1200万的注资,年底还有一笔5000万的注资,到账后我会把之前投入的和赚到的一起撤出。

前期我自己作为免费劳动力和他们一起铺设备,闲暇时和他们沟通,问遇到了什么困难,我的资源能不能解决,能解决我就可以赚钱。

我之前投了200万,在他们比较缺资金的时候,当时谈下10%的股份。年底资金注进后我能拿到五六百万,从注资到离场,周期一般是一年多。

类似这种租户我有将近20个,我这里不是谁都给租,租赁对象的选择很重要。项目进来的时候会先看对自己有没有用,比如我这儿有蔬菜基地、洗衣厂,它不会带来利润,但是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便利。还有改摩托车的,因为我们这些房东都玩哈雷。先给自己提供便利,剩下的就重点考量项目有没有发展前景,有没有能赚的。

住宅那边,全权交给二房东,一共100间平房,每个月五家走五家进很正常,这就需要十次交接,100户还意味着每个月要看100个电表。二房东一年赚40万,他交给我80万。没有他我一年多赚40万,但我觉得不值当。

我还有一份雷打不动的工作,搬垃圾。这工作坚持了三年,丢不掉,被人起小名叫垃圾王。小区里平时能见到的最大号的垃圾桶,一桶八十到一百斤,我每天搬二十个。我和另外一个伙计,我在车下他在车上,一桶桶从车下往上搬,运到垃圾场之后,再一桶桶从车上卸下来。这相当于我每日的运动量,是保持身体年轻态的一个方法,必须亲自来,别人不能剥夺我这权利。

不是有钱人想上班,是消费习惯一旦形成,钱米乐电竞_官网能不能续得上。

今年我买了两个京A的摩托车牌,一共55万,两辆二手摩托车一共40万,加起来将近一百万。原来开车,突然有一天就不想开了,每天走的路是一模一样的,就想换个交通工具,换换感觉。

玩摩托、UTV(全地形车)、船、游艇,买的时候一窝蜂,身边这些朋友兜里都有点钱,你买我买大家都买。但新鲜感是一瞬间的,没几天大家就都玩腻了,这些东西就一起堆在角落。今年疫情在家迷上了拼乐高,买乐高花了三十多万。

我唯一的兴趣就是盖房子,之前会把很多房子拆掉重新盖,但不是老有这种机会。其实盖房子也不一定是我喜欢的,我就是喜欢那种花钱的感觉,骨子里的思维方式就是钱放手里不踏实,变成实物最踏实。

再高的消费就是玩表,一块表几十万、一百万很稀松平常,但卖的时候还能值回一半多。表是硬通货,相当于黄金,它可以秒变现。

比如今天我想用一笔钱,现在账面上没有,此刻打一个电话,圈子里有人收,上来就当场转账。去年我哥们资金出问题,欠外面四百多万,卖了十几块表,这件事就平了。

我平时一般不戴表,因为每磕一下,钱就少了一点,我还没富到不计较这些钱的程度。一个人他穿得干净利落,一身行头值30万,戴块表值70万,那他想伸手做点什么都不太可能。我每天穿的都是标准房东行头,裤衩拖鞋和背心,干活儿方便。

我大部分消费是投资型的消费,花出去的钱都能变回来,比如我买的两块京A的摩托车牌,今年花50万买的,明年可能涨到70万。

等我一年收入到500万的时候,可能会考虑往上提一个消费等级。现在是吃喝自由,今天高兴拉工人吃饭,二十多个人花7000块很正常。我们形容这个是臭吃臭喝,吃的可能很平常,人均200块钱,但开一瓶两万块钱的酒。「吃」,在这座城市是没有上限的。

计划消费的下一阶段就是买大件不琢磨有没有用,不琢磨有没有升值空间,纯喜欢就能买。

有钱就花,别攒,先享受了叫钱,后享受都不叫钱。

我家四位老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我一人负责。我习惯了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亲戚都不用操心,我已经替他们做好了。

我是独孙,从小就是长辈们偏疼。上大学的时候,回家说假期想去美国玩,我爷爷就做主了。让姑姑掏一些、大爷掏一些、爷爷自己掏一些,把钱直接拍桌子上。他对我这样,我对他自然也这样。

我们这一大家子,互相都有钥匙,推门就能进。争东西这事儿不存在,所有都在我手里,我管习惯了,他们也习惯我管着。十几岁开始,我爸在教我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我接过来自然而然也这么做。

我们家的人,基本上性格都跟我差不多,很多东西无所谓,尤其是物质上的,家底都很足,随便哪家都能拿出来几百万,所以就无所谓了。

像我们这样的,少不了身边朋友要借钱,借钱出去不还,太正常不过了,但有时我就是想拿钱试试他。一百多万弄丢了,没有值不值,只能归结为我看错了,不能怨别人。

但借钱这事儿,过了30岁就少了。不同年龄段敢张的嘴不一样,过了30岁谁再找我借钱,那是真的有事,骗的名义基本不会有了。30岁的人都学会脚踏实地了,怀揣梦想的少了,不瞎折腾了。

我们之间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地主要是穷了,他不会给别人去打工,他知道如何利用劳动力再变成地主,他知道怎么去创造财富,而不是通过他自身劳动去实现。大部分人的思维留在我一个月能挣多少?地主的思维是,我用这堆人能挣多少钱,我用什么样的人能实现什么样的财富。

假如有一天我手里没钱了,要从零开始去用这些人挣钱,就是靠我这张嘴去聊了,因为地主见的多了,能从赊开始,学会了从赊开始,就成功了一大半。

村里有不少家里拆迁就在家躺着的,有几百万就米乐体育__官网不上班了,哪儿来的勇气?待着待着你就脱轨了,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之前有一邻居,天天摊在家,胖到家里门都不够他过,30多岁就「死」在家里了。我身边也有很多大房东图省心,房子交给中介以后就拿钱,每天聚一块打牌,都是拿尺子量钱的厚度,输赢算的是毫米、厘米。

我还有点追求,不然活着没意思,投资这事儿一点点接触下来就爱上这个了。我有多少钱我都工作,挣钱是爱好,离开爱好活不下去。

现在我的财富有的是地上物,动不了的,比如这房子我不要了,不再出租,一次性把它卖了,能卖个四五千万,但是我永远不会这么做,所以其实永远也见不到这笔钱。

对我来说所谓的财富自由,是如果哪天我跟的项目一次性能赚出几个亿的时候,我可能会不工作了。每多挣一分钱就要多一分的责任,责任大了就不可能躺在家里,挣多少钱就付出多少。离场时才代表我能躺着,只要没离场,就永远躺不下去。

我知道父母在很多城市投资了房地产、土地,但不清楚具体有多少。疫情之前,父亲让我去上海卖房,我才知道他们在上海有房产。

父母度蜜月时在厦门鼓浪屿买下过一栋别墅,鼓浪屿申遗之后别墅价值过亿,我也是偶然听他们聊天时得知的。

家里的资产他们不会和我说,我也不会主动去问,个人存款目前不到100万。

家里人觉得我现在挣太少了,经常喊我回去接班,大家会开玩笑,说我是「如果不好好努力,只能回去继承家业」的富二代。

我父亲是做工程的,我不懂他的业务,回去只能做财务,我觉得太无聊,不是我想要的。我更看重一份工作可以给我施展的空间,工资多少无所谓。

我大四时进入一家公司实习,临近毕业,lea米乐娱乐der问我要不要留下。实习时做的基础工作没有太多成长空间,我一开始没答应,之后一位同事要离职,leader把离职同事负责的工作全权交给我,我才决定留下来。

现在毕业两年,有自己的小团队,今年HR找我谈话,给我涨薪50%,我跟他说可以不给我涨,把这部分拆给我团队的人,你给他们涨工资,如果这样不行的话,你直接从我现在的工资里扣了给他们涨。

结果是我涨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高的涨幅,团队的其他人每个人都涨了。这笔钱对我来说没多少,但可能对于其他人来说更重要。

我一直认为在公司打工是赚不了多少钱的,真的为了挣钱就不要打工,目前我没有一定要赚大钱的需要,所以工资对我来说是优先级最低的那一个。

职级、薪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公司有我可以施展的空间,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整个团队的人都开心,他们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有的其它一切,成果、环境、氛围,都比钱更重要。

我刚带团队时,是用很高的标准来要求团队的,后来慢慢地意识到,我很难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双方都痛苦。与其这样,不如让大家都开心一点,我后来会把那一部分工作压到自己身上,自己来兜底,我也有自信经手的东西不会差。

996对我来说一点都不累,我小时候打零工的体力劳动比996累多了,有时候站着都能睡着。最开始,整个团队的人都是单身,一起在公司996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后来越来越多人有了另一半,大家开始对个人生活有需求,希望改变现状,我就会帮大家去争取。我找公司要求加HC(headcount, 人头数),并且调整整个排班的节奏,来保证他们可以有更多的个人时间。

可以帮助到别人,对我来说很有成就感,我敢跟公司去争取很多东西,因为我不怕被辞退,钱确实可以让我更有底气。

今年有猎头挖我,给我开了三倍工资。我问猎头能不能把团队的人带过去,他们说没有那么多HC,我最后没有去。我和同事不太像普通正常的职场关系,我对他们有一份责任。当时整个部门在经历比较大的人事变动,如果我不留下,换一个人来带他们,我会担心团队的人被欺负。

如果我走或不走,对他们而言没有区别,那我一定会走。如果他们对我有需要,我就不会走。后来他们经常说,「幸好你还在,不然我们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这个比钱有意义,我更看重这些。

我是一个没有任何消费欲望的人,我见过那种很土豪的人是如何消费的,家里的亲戚买别墅,一买买一排,一栋一亿多。表姐结婚的时候家里给的陪嫁是股票,给了一亿股,一股十一块。他们去奢侈品店买东西像囤货一样,一次买的能装满整个车的后备箱和后排座椅。

对他们那种身家来说,这样花钱,就是普通地去买东西,但我和家人从来不会这样。我爸妈都很节俭,我也没有太多物欲,最贵的消费可能就是手机。

我女朋友特别喜欢做一件事情,在某家店里问我某样东西卖这个价格是贵还是便宜?比如她会拿起一个盘子问我,这个盘子卖299是贵还是便宜?我不知道什么东西应该多少钱,多少算贵,我没有任何概念。

但我的低欲只是对自己,我上班是坐地铁、公交,女朋友上班我都是给她打专车。她如果说想要什么东西,多贵重的我都可以给她买,但她好像不需要,因为她比我有钱。

小时候想要什么一般都会米乐全站app_官网下载有,但我爸妈会有意让我延迟满足。他们会跟我谈条件,要做到A才会获得B。比如这次乖乖打针可以买一个玩具,但如果不买,下一次打针时可以买三个玩具。我觉得挺变态的,但也因此我很小时便明白了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高中之前父母管我管得特别严,我几乎没看过动画片,有时间就要看书,我还不识字的时候他们就给我读《三国演义》。上过很多课,钢琴、书法、网球、壁球、马术、高尔夫,不过这些不是强迫性的,如果我说不想上了,他们就不会再逼我上。

高中时每个假期,我父亲都会托朋友让我尝试各种暑期工,我在工厂流水线做过月饼,一站8个小时,也做过餐厅服务生,和我人一样高的一大桶热米饭,有时候需要我搬运,手和胳膊都被烫伤过,还去教堂铺过网线,教堂下面有个地道,我带着线匍匐钻过去,出来后全身都是灰。

虽然是各行各业,但都是不需要太多知识含量的工作,我爸就想让我看一看这些工作有多辛苦,不要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我一开始也不想去,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更加明白,如果不读书,出去做这些体力活确实特别累特别辛苦,我不想过这种生活。

我对名牌、奢侈品、车都没有什么概念,小时候家里有辆奔驰,是司机载我上学的,到学校我就跟同学说我家车是三菱的,车标都是三角形。

家里有辆保时捷,但我连logo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它们在我眼里和其他车没有区米乐平台_官方别,只是交通工具,有人开车载我出去而已。一切都是我爸妈的,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我爸有很多酒,我也不知道值不值钱,毕竟我也不喝酒。手表也有,他们还收藏了很多古董、名画。但他们应该不希望我觉得家里有钱,有在尽力营造一种普通的氛围。

我身边认识的有钱人,很认真工作的没几个。有没有钱是个比较级,当你看过真正的有钱,就会觉得自己没什么钱。他们去世界各地玩,我做不到,不工作需要花爸妈的钱,我没资格这么做。

我有想过,也许有一天女朋友说她不想工作了,想到处走走,我可以把手头的事情交代好之后放下一切陪她去,但这不会是一个持续很久的过程。

目前的工作从理性角度讲,我不应该再继续坚持下去,离我想做的事情还差很远。当有一天我从这个岗位离开,我会去做真正能改变这个世界的事情。

我希望可以有能力去解决一些群体问题,对这个社会有影响力。从政已经没有实现的可能了,只能是我自己创业或者加入到创业团队,看到它能够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或者下一个小米,进而对这个世界有些力量。

在我们的想象中,有钱人的工作状态或许是肆意不羁的,而我们的几位受访者都呈现出更平和的状态,他们对于自身所得不会过多计较,更愿意给予和付出。相较于物质收获,让身边人开心和舒适,更能让他们有成就感。

对他们而言,选择一份工作,钱是优先级最低的,上班只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始终希望自己能够持续地在社会体系下保留职场属性。

一个人见过越多,他所追求的东西也会更丰富。在「有钱」这个比较级里,没有人站在最顶端的塔尖,他们都会有下一个要去跨越的山岭。不同的是,他们提前一步达到了工作自由,而我们,还在路上。


星标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精彩故事永不错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